繪畫,與無永恆的消費神話/鄭惠文